天山網訊(記者牛珍君報道)“雙11”過去了,網購達人們正滿懷期待,盼望自己搶購的物品能趕快送到∩是對於快遞員來說,“魔鬼般”的生活才剛剛開始。一輛電動車,滿車的快件,一支筆,快遞員們帶著這些“裝備”過起了屬於自己的“勞動節”。他們或者坐在車上,或者走在路上,與時間進行著賽跑。11月16日,記者來到新疆伊犁圓通速遞有限公司銅鑼灣營業鉑與快遞員丁勇一起開始了忙碌的一天。
  充分的準備工作
  早上8點,丁勇來到公司,擰鑰匙、推門、收鎖鏈,一系列動作就像刻在腦子裡一樣熟練。原來,他平時都是最早來到公司的,開門自然就變成了他的“例行公事”。“每天鬧鐘一響,我就清醒了。第一個到公司已經成了我的習慣,早點來,就可以早點送完貨回家。”丁勇難掩對家庭的愛護與依戀。
  收拾完畢,他開始掃描快件。丁勇告訴記者,他們會在前一天晚上把送來的快件拆包、掃描,然後按照各自負責的片區分開,第二天再次掃描就可以派件了。他今天有近200件快件需要派送,卻還不是最多的工作量。他說,估計過兩天快遞就會爆倉,那時候他們一天要派送400餘件快件。早上8點多開始工作,晚上11點多才回家,期間不停地派件。有時候總部會親自派件,或者派人過來幫忙,以保證收件人能準時拿到貨物,即使這樣也還是常常送不完。他說:“有一次我凌晨2點還在送貨,同事請假,我就把他的貨也一起送了。現在回想起來,半夜三更我一個人帶著一車貨,其實很不安全。”
  掃描完快件,下一步是裝貨。為了縮短路上花費的時間,他按照送貨地址把快件分類,之後整齊地堆放到車內。期間他把一個大件的貨物放到車頂,還不忘調侃同事幾句:“當時是誰把貨送完了,都回到公司了才發現車頂還有幾個大件,最後只能返回去。”他告訴記者,快遞員這份工作是體力掙錢,送了一天的貨,身心已經疲憊到極點了,車頂的貨如果看不到,肯定會忘得一干二凈。
  和時間賽跑
  滿載著一車貨物,丁勇開始了每天機械、重覆的工作——派件。第一站是伊寧市斯大林路一巷的一個門面房∩是因為出門太早,店鋪沒有開門。他撥通買家的電話,得知可以讓隔壁店主代收,這才鬆了一口氣。他說:“我有自己的路線,從斯大林路一巷到六巷按順序派件。要是當時顧客沒法簽收,我還得再返回來,會耽誤其他顧客收貨。我自己白跑一趟也就算了,最怕的是快遞延誤。必須上傳顧客開的證明,說明延誤原因,才能取消延誤。但是有時候會碰上不好說話的顧客,哪怕是天氣原因導致的延誤他們也不理解、不配合,這時我們就只能自認倒霉,等著交奉了。一旦延誤按照每天150元的標準進行處番我們經常吃不消。”
  到了另一家店,他沒有打電話而是直接推門進去。他告訴記者,經常給他們送快件,慢慢就熟悉了,知道他們什麼時候營業、什麼時候鎖門。派件時雖然不多說一句話,但是他能叫出許多收件人的名字。“要說整個伊寧市我算不上瞭如指掌,但是對於自己負責的片區,我可是個‘活地圖’呢!”丁勇自豪地說。
  漫長的等待
  在伊寧市斯大林路三巷,他打電話通知收貨人取貨,可是等了近10分鐘也不見人影。他說,這樣的情況很常見,他最長等過近20分鐘。他的一個同事還曾經等過40分鐘。“夏天快件不多,天也黑得晚,等一會兒不要緊∩是冬天不一樣,下了雪之後天冷路滑,根本等不起。收貨人能在一兩分鐘內過來取貨,對於我們來說是最高興的事。”他低頭看了看表繼續說,“雖然很著急,但是不管多久都得繼續等著。我覺得等人就像喝酒一樣,要耐心地品,心太急反而會被嗆著。就像現在,我等得著急上火都白搭,收貨人來了以後,我萬一忍不住發脾氣,再換來一個差評,太划不來了。”
  這時他接到另一個收件人打來的電話,問他快遞為什麼還不到、什麼時候能到之類的問題。他很理解顧客,但是也很無奈。“我們也想每個快件都準時到,當天的快件都能當天派完,可是派件量實在太大了,總有一些快件沒辦法準時到達。希望你能理解……”他皺了皺眉頭,耐著性子解釋說。
  終於等來了收貨人,他等顧客簽完字後,顧不得多說一句話就急忙趕赴下一個目的地。剛出門他就一副懊惱的表情,急忙問記者:“我剛纔態度好不好有些收貨人說我們態度差,我們覺得很委屈。我也想跟收貨人多聊幾句,可是忙得連吃飯的時間都沒有,哪還顧得上聊天呢!男子漢大丈夫,苦點兒、累點兒都不算什麼,最受不了的就是無處講理的委屈……”
  其實丁勇是一個性情溫和的快遞員,雖然忙得焦頭爛額,但是他臉上時常洋溢著笑容,很少見他愁眉苦臉。即使這樣他還是覺得自己做得不夠,他想做得更好。  (原標題:伊寧市一位快遞員的一天)
創作者介紹

幸福

qm64qmbkt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